学理财
上财鲤鱼

中星微发展与价值的若干认识看法

一、SVAC全面的应用与增长的过程
SVAC的推广涉及行业的格局与根本利益,“一流企业做标准”,如海康、大华加入SVAC阵营,等于成全中星微成为一流企业,那么相对海康、大华岂不成为二流企业了,显然现在在总体安防产业中规模位居行业第一、第二的海康、大华从利益地位角度是不肯轻易转向的。
按中国的国情,行业相关的主管部门、生产商、工程系统集成商都是这块蛋糕的利益相关者,通过各种社会关系把利益交织在一起,所谓的政令不出中南海就是一个直白的注脚。国家、公安部以及中星微要么能对这些利益做出协调,要么只能通过国家意志强推标准,定出时间表,比如给出3年时间过度、3年后国内统一SVAC作为安防监控的国家标准。我相信SVAC标准的推广落实事涉国家安全、维稳、社会管理,事关反恐要务,利益集团也难以阻挡SVAC标准的全面应用,SVAC系统已在若干地区成熟应用,随着在广东等地的全面试点及系统的对安防监控用途的专业性适应与成熟性的进一步提升,获得全面应用相信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如果激进一点讲,如果国家想推动SVAC这样自主领先的技术标准都不能成功,那么这个国家被国内外利益集团深度绑架,很难说还有什么希望,似乎也不用再谈什么鼓励创新发展了。
海康的一位人士就是对中星微不但做芯片也做系统产品忿忿不平[笑],我向他指出,如果中星微不做系统产品那谁来做系统产品、谁来让SVAC标准的应用成为实践?这位人士无语以对。

二、中星微的运营前途
比较一下SVAC标准与GB/T28181-2011,SVAC与中星微的技术和产品显然能使反恐、维稳、社会治安管理的效率效果得到提升和保障,对国家来说,这个意义当然超出了金钱的概念。恐怖分子在这里爆炸,又到哪里爆炸,抓不住,这个社会成本如何计算?反之,如果SVAC技术能起到较好的效果(如统一标准后可高效全国联网检索、感兴趣区域ROI变质量编码、加密与认证确保信息真实完整性等),对国家的价值也视乎难以纯以金钱衡量。据有关报道北京的摔婴案、太原的爆炸案中中星微的SVAC已初现身手。
如果利益不能协调顺畅、国家未强力全面推广SVAC标准,中星微凭其目前的产品技术优势保持转型后已获得的增长速度,今年实现1.3亿美元相当于8亿元人民币以上的营收应该是可以的,实现盈利及股价向10-20区间的回归应该不会有大的问题,左右那也就2.4-5亿美元相当于15-30亿元RMB的市值。海康去年的营业额约100多亿,因被认为还在高速增长,市值现在已达1000多亿元人民币,按海康董事长在深圳对投资者见面会上的说法,海康的市值将在未来几年很快到达2000亿元人民币以上。如果行业内主要各方的利益能顺畅协调或国家基于反恐及社会治安管理需要强力全面推广SVAC,那当然就大不一样了,中星微的盈利实现将会超出大多数人想象,股价也不可能只在10-20美元的区间了,当然会在20美元以上了。
如果中星微的股价再跌到1美元左右,希望能够收购中星微成为控股股东,中星微应该能有大的成功,但中星微除了邓中翰等人目前的架构,视乎还需更好的市场运营方面的领导者。

三、中星微价值评估与展望的可靠性
中星微转型的困难以及过程时间与SVAC推广的涉及的利益与行业主导权之争也一定超出了邓中翰的想象。但毫无疑问,中星微已过了转型的困难期,进入了收获期。
从中星微曾经在多媒体芯片在全球市场占到60%以上的能力,相信中星微做好中国的SVAC标准、相信其技术发展的独特性与先进性与成熟性应该是有足够理由的,尤其是SVAC系统已在若干地区获得了成熟的应用与证实。目前对中星微的营运及股价看法相信也是保守的,至少不会盲目乐观。

四、需要关注或存在的问题
中星微的市场运营能力似乎市场化不够,中星微的投资关系、参股合作关系看上去有点复杂,初创人员的内部关系好像也有点复杂,除了中星微营收和利润的改善,感兴趣的中小股东必然也会关注公司内部外部是否存在利益输送、也会关注管理层是有不合理的低价大量发放期权损害其他股东价值。
对邓中翰而言,不管政治地位高低,其作为科学家与企业家的最终价值及成功与否还是体现在中星微的企业价值上,持有中星微就是体现了对以邓中翰为首的创始人和管理团队的认同与信任。需要关注中星微与邓中翰团队的表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理财社区,理财博客,购买安全收益高的理财产品,万1.5 证券开户,佣金全国最低 » 中星微发展与价值的若干认识看法

分享到: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